藥王山慘案
發布時間:2018-01-29 13:52  發布機構:史志辦  字體:   瀏覽次數:

1948年4月21日凌晨2時許,耀縣藥王山腳下,寒風陣陣,月光慘淡。就在此時,一長串人從遠處走來,隊伍中有男有女。他們被一根長繩繞肩串幫在一起,嘴里塞著爛毛巾、破棉絮,在一群全副武裝大兵的推搡下,緩慢地向一個大坑走著。

不遠處的大坑邊,一群手持十字鎬、鐵鍬、棍棒的人正兇神惡煞地盯著這群遍體鱗傷、捆綁串聯的人。待這些人全部環繞站到坑邊,只聽一個軍官模樣的人低沉、兇狠地喊了一聲:“行刑!”殘暴的匪徒餓狼般掄起手中的工具,猛擊向坑邊那些人,“撲通、撲通”,一個又一個,頭頂冒著鮮血、腦漿溢流的人倒入了坑中。在倒下瞬間,有些人奮力吐出口中填塞的爛毛巾和破棉絮,掙扎著高呼:“中國共產黨萬歲!......”慢慢的,聲音沒有了。那個軍官模樣的人又喊了聲:“埋!”,一陣混亂的鐵鍬碰撞聲過后,行刑的人離開了。大坑歸于平整,陰冷的月光灑落在融入我革命者鮮血的黃土上,風嗚咽著掠過樹梢......

這一切還要從頭說起!

1944年,中共西北局社會部在陜甘寧邊區南線建立了富縣茶坊情報站(于桑負責)和耀縣柳林情報站(楊鋒負責),主要任務是向國統區派遣情報干部,發展情報人員,開展情報工作。1945年5月,劉伍受邊區保安處指派來到關中,先后在西安、臨潼、華縣等地進行秘密活動,宣傳革命思想,以喚醒民眾開展對敵斗爭。1946年上半年,劉伍先后聯絡關中地區臨潼、長安、華縣、富平等十幾個縣的地下黨員、革命群眾和進步人士,在西安建立了秘密地下武裝組織—西北人民自救軍,發展成員近百名。該組織在楊鋒的領導下,經常與邊區保安處柳林情報站取得聯系,工作開展的井井有條。

然而,不幸的事情發生了。1947年1月,西北人民自救軍設在西安韓森寨一帶的秘密據點遭到敵人破壞,一批我黨地下工作者被捕。5月初,西北人民自救軍主要成員之一的張蓬貪生怕死、叛變革命。他從華縣跑到國民黨西安警察局偵緝隊隊長張文發處,主動向敵人供出了我西北人民自救軍的全部情況,并繪制了自救軍部分人員的住址圖。

時任國民黨陜西省政府主席、保安司令祝紹周即可指令警察總局長蕭炤文和機要秘書趙成義、特高組組長劉劍英三人組成專門法庭,下令特高組便衣隊等在各地警察局配合下,秘密搜捕我黨地下工作者。張蓬叛變的第二天,劉伍即被捕。隨后,楊鋒、賽堅等相繼在西安被捕。到1947年10月,西北人民自救軍整個組織遭到破壞,所有成員幾乎全部被捕。

1947年10月6日,陜西省綏靖司令部以 “勾結共匪販賣毒品,謀圖暴動”之罪名,將杜斌丞、劉伍、楊鋒等12人公開槍殺于西安玉祥門外。

1948年4月,祝紹周、戴桂茂、蕭炤文之流,預感他們的末日即將來臨,加速了對在押政治犯的迫害,決定將賽堅、武夢名、胡文選、梁文耀等32名共產黨工地下作者和進步青年秘密處死。

4月13日,耀縣國民黨保安三團團長朱輔元被電召西安。14日,祝紹周、戴桂茂、蕭炤文、朱輔元等人通過精心策劃,制定了行動計劃。4月19日,國民黨陜西省政府將32人以擴充兵員為名,由保四旅沈峰仙排從西安火車站乘車押往銅川,當日下午6時許到達耀縣。晚上,保三團團長朱輔元、副團長董傳書、一營長張席珍、二營長楊殿猷等召開緊急會議,朱輔元傳達了祝紹周的指令,并確定了殺害我革命者的地點、時間和方法,由副團長董傳書監視執行,二營長楊殿猷主辦。

4月20日,烏云籠罩著耀縣城。駐耀縣國民黨保安三團荷槍實彈,崗哨密布。匪徒們在神圣的藥王山下以修掩體為名,挖下了一個活埋我32名革命烈士的罪惡深坑……

接下來,就是前文發生的悲壯一幕……

4月22日,國民黨反動派為了掩蓋他們的罪行,派兵隱蔽了執行現場,并編造了部隊在耀縣和解放軍發生遭遇戰,戰斗中被打死一批、跑了一批的假象,以蒙騙人民群眾,逃避社會輿論。

三十二烈士走了,他們為革命獻出了寶貴生命和滿腔熱血,有的甚至連姓名都未留下。新中國成立后,為了緬懷革命先烈,繼承革命遺志,中共耀縣縣委、縣政府于1954年1月為32名烈士修建陵園、建亭立碑,紀念碑上鐫刻經考證的19個烈士的名字。1985年2月,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、書記處書記的習仲勛同志為陵園題詞。自此,每年清明節前后,社會各界人士都會前來此地祭奠英靈,接受愛國主義和革命傳統教育。

全國解放后,藥王山慘案首犯戴桂茂于1951年在西安被我司法機關處死,主犯朱輔元于1960年5月22日,經銅川市人民法院依法處死。罪惡累累的他們得到應有懲罰,也是對三十二位革命烈士英靈最好的祭奠和告慰!


[網絡編輯:史志辦]
分享給好友閱讀: